关根

小说 摄影 歌曲 剪辑皆有涉猎。

夜照样熬了,啥事却没有,然后还出门了,也没事。

怪力乱神 迷信。

沙海пусть вино成员(可转载)

沙海пусть вино团队官号:

成员如下:


@霍秀秀 秀秀


@关根 吴邪


@齐黑瞎 黑眼镜


兄弟组:


@刘丧 刘丧


@汪灿 汪灿


沙三角:


@苏万 苏万


@黎簇 黎簇


汪家人:


@苏难 苏难


@汪小媛 沈琼


@梁湾 梁湾


@汪语 汪语


@汪渊 汪渊


@张海客 张海客


张家人:


@张海楼 小张哥


@пусть вино张海瑞 张海瑞


@张秋池 张秋池


@张泠鸢 张泠鸢


@张日山 张日山


11仓:


@白白白昊天 白昊天


@李加乐 李加乐


新月饭店:


@尹南风 尹南风


@管杯子的小罗雀() 罗雀


土夫子:


@夏晨雨 


"它":


@齐羽 


黎家人:


@黎杪 


(正在招人)



  如果说就因为对圈子的认知和观念不同不同,那么退出的人会有更多。

   本人也曾因为一些原因退出过这个圈子,这件事朔可以作证。

   打一个比方来说吧,一个明星有两种粉人,一种是看着他长大的粉色,一种是在名星成名后才过来的粉丝,他们都对自己的偶像有不同的认知,这是必然的,你想想如果思想等东西完全统一的话的话,那么人不就成了机器人吗?但是他们都对自己的偶像持有的是敬佩,喜欢。

   想想如果书粉,剧粉,路人 他们的认知如果做到完全统一,你觉得可能吗?

  但是,无法矢口否认的是,我们都秉承着一个信念,那就是事物本身,我是黎簇一生推,但是我也曾想过2025年八月十七号的时候去长白山与张起灵重逢,这件事是书粉和剧粉几乎都统一过的事物。

  我在八一七那天也曾看过三叔直播。

  但是,事物的认识不同并没有让我们分开啊,我们也照样聊在了一起,我的列表也有老稻米,我们聊得照样开心。

  就比如我和@DAYLIFE刘静雯 AD,AD也是稻米,我下载lof后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,我们的观念也有不同的时候,但是我们不照样聊的开开心心吗?

  再比如我和@沉溺虞海螺湾 @123443 emo还有11,我们三个甚至混的圈子都不同,但是时间让我们四个人相遇了啊,我甚至在群里也向你们介绍过她们,AD也在那个群里。

  我们虽然不太了解对方,但是我们也会为了对方而试着了解他的圈子,他们是路人,但是对这个圈子也有好感,这不是现实吗?我们会在一些节日向对方的提问箱里给对方道好,这些事情一直持续到了现在都没有停过,我们的关系也一直都不错。

  再者,你看看 我们的认知不同照样聊在了一块儿,我们的圈子不同照样聊在了一起,不是吗?

  @霍秀秀 

  

澄清

  由此,个人还是声明一下,本人并不是不管自己的团队,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。

   还有谁tn吃饱了没事干去管别人的团队啊,有也是受人之托 。

  1.本团人员退团后去了哪家我们一律不管,也没有这个必要去管,他退关我鸟事儿啊?我为什么要去管别人,我又不是盐吃多了。

    2.本团员退了去别的团,不关我们事,我们更不会说什么挖人之类的言论(我们又不是闲的慌没事找事)

  3.本团也欢迎别团的成员开小号进我们团队玩,但是 度绝某团的成员再进我们团队来(卧底卧底卧nm 我都忍了好久了 别人都烦你了 你们自己心里没点儿b数?非要撕破脸皮了才停是吧 自己是什么种类的自己心里没有数嘛)

  

   

糯米团子:

之前由于对关老师了解不足发表了一些针对性不实言论,在此向关老师和沙海全员表示诚挚的歉意。


不会再有类似情况发生了,实在抱歉。


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。


这句话送给自己和一些人。


@沙海пусть вино团队官号 


@关根